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幸某某诉李某某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案

2017-09-21 17:25:12 来源: 本站

 

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的效力如何认定
幸某某诉李某某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案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云南省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2014)德民一终字第37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
3.当事人
原告(被上诉人):幸某某。
被告(上诉人):李某某。
【基本案情】
李某某与幸某某的父亲赵某某于2011年7月3日签订了一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约定由赵某某将承包的田坝1亩田终身卖给李某某,付款方式为一次付清,赵某某应在十日内收完谷子后将田交给李某某,如有一方不履行合同,应赔偿对方全部经济损失,并处违约罚款伍万元整。2012年9月5日,李某某用水泥、石头将田坝田的土埂加固,支付施工费用9500元;2012年10月2日,李某某平整田坝田,支付平田费1600元;合计11100元。2013年5月29日,赵某某去世,幸某某办理完后事欲打理家庭承包的土地时方知其父与李某某订立了田地转让合同。
【案件焦点】
李某某与幸某某之父赵某某签订的合同是否有效。
【法院裁判要旨】
梁河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幸某某虽以侵权为由起诉,但实为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据李某某提供的《合同书》表述内容“甲方(赵某某)将甲方的田坝一亩终身卖给乙方”,结合土地承包法所确定的“转包、转让”等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方式,李某某与赵某某之间签订的合同属于转让方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幸某某在2013年5月之前对赵某某与李某某签订转让合同及李某某对土地进行使用的情况均不知晓,故李某某与赵某某的行为损害了幸某某作为家庭成员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李某某与赵某某签订的转让合同无效。无效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没有必要返还的,应折价补偿,故李某某依无效合同取得的田坝田及持有的编号为№25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合同书》原本应返还幸某某。对于李某某加固田埂、平整田地的费用11100元,由幸某某全额补偿。李某某提供的合同书中未提及转让价款事宜,又无收款凭证佐证,与常理不符,故李某某辩称其曾支付赵某某土地转让款3万元的主张,不予采信。
梁河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五)项、第五十六条、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判决:
1.李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赵某某户所承包的田坝田(以实际面积为准)及持有的编号为№25赵某某户农村土地承包合同书原本归还幸某某;
2.幸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补偿李某某加固田埂、平整田地的费用11100元;
3.驳回幸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某某持原审答辩意见提起上诉。
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审依据上诉人提交的合同书载明的内容确定双方签订的合同实为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准确,本院予以确认。涉案承包田地系以户主为赵某某的家庭为承包人,幸某某作为承包家庭成员之一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赵某某与李某某签订的转让合同损害了幸某某作为家庭成员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原审据此确认合同无效得当。且据农业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第三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本办法所称转让是指承包方有稳定的非农职业或者有稳定的收入来源,经承包方申请和发包方同意,将部分或全部土地承包经营权让渡给其他从事农业生产经营的农户,由其履行相应土地承包合同的权利和义务。转让后原土地承包关系自行终止,原承包方承包期内的土地承包经营权部分或全部灭失。”的规定,本案承包方赵某某不符合转让的条件,李某某提交村民小组长口头同意转包的证明明显与法不符。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的解释》第十三条 “承包方未经发包方同意,采取转让方式流转其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转让合同无效。但发包方无法定理由不同意或者拖延表态的除外” 的规定,该合同也属于无效合同。原审据无效合同,依法判决返还及折价补偿得当。证人苏某某的证言缺少旁证相佐证,李某某在付款时未索取收款凭证与常理不符,原审未采信李某某支付3万元转让款的主张得当。李某某占有诉争田地于法无据,应当予以返还。幸某某的诉请合法有据,原审受理后依法作出判处得当。李某某的上诉主张均不能成立,本院均不予支持。
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为农村人口的安身立命之基,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维护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合法权益是维护农村稳定的根本手段之一。特别是针对以转让方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方式,国家给予了严格的管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节专门就“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作出规定。该法中规定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方式包括:转包、出租、互换、转让或其他方式。但社会现实中,农村居民将自有承包土地流转给他人时手续简单,分不清转包、出租、转让,或相关概念界限不清,且未经相关部门登记备案,让国家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监控在很大程度上大打折扣,交易双方往往因为一方反悔而产生纠纷。此种情况下,司法实践中,往往从维护农村稳定的角度出发,对诚信原则作变通理解,认定流转合同无效,恢复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原始状态,此时也确实是保障农村居民权益的有效手段。但本案的处置,并非是对诚信原则的变通。本案的处置的关键在于,一是李某某主张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转让的真实性缺少充分有效证据证明,虽有合同,但支付相应合同对价的事实缺少有效依据;二是转让未给发包方同意;三是转让条件不符合农业部的相关流转规定。上诉人主张有证人在场见证,且认为3万元转让款在交易中无需打收据等观点均与本地实际不相符,就本地经济发展水平而言,3万元的价款应是一笔不小的款项,交易中开具相应付款收据方显合情合理。故原审仅仅从转让行为损害争议土地承包经营权人之一幸某某的合法权益为由,而认定转让合同无效,理由虽不充分,但实体处理并无不当。二审基于上述理由,予以维持。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